亲,请登录  志愿者注册 / 志愿团体注册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志愿之星 > 援藏教师钱维胜的坚守:边吸氧边备课 一年又一年

援藏教师钱维胜的坚守:边吸氧边备课 一年又一年

日期:2018-11-19      来源:澎湃新闻      点击:316

  每天中午,42岁的钱维胜会一边吸着氧气,一边为下午的课程做准备。

  2014年8月,作为江苏省第一批援藏教师,语文老师钱维胜赶赴拉萨江苏实验中学支教。为期一年的支教结束后,钱维胜被孩子们的一句“钱爸爸”,给留住了回家的步伐。

  “我觉得如果中途就离开了,不把孩子们送到中考,对不起他们。”支教结束后,钱维胜又申请了第二批、第三批继续支教……如今已经是他援疆支教的第五个年头。

  身边的援疆教师走了来,来了走,钱维胜却始终守在拉萨,支教四年里,除了寒暑假回家陪伴家人,没有请过一天的假。他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:“只要学校还需要我,我的身体还允许,我就想这样一直干下去。”

钱维胜和学生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钱维胜和学生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三年成绩翻一番

  拉萨江苏实验中学,位于拉萨市的东郊,虽然是一个崭新的校园,但钱维胜刚到学校时,周边还是一片荒芜,“饭馆、菜店、照相馆,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此外,来势凶猛的高原反应,给了钱维胜更大的打击。“刚下飞机3个小时,就开始嘴唇发紫,头疼欲裂,不停地呕吐,连续三天都是靠吊水来维持生命状态,三天后能吃下饭了,但头还是疼。”

  虽然钱维胜在支教前想过很多将会面临的问题,却没想到如此严重。在学校的安排下,钱维胜被送到了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检查,最终发现患有脑部血管痉挛症,“只要缺氧,就会引发头疼。”

  此外,钱维胜体内的血氧含量也低于常人,“一般人进入西藏工作,血氧含量最少要达到90%,而我的血氧含量只有80%左右,状态不好的时候,甚至低于80%。”

  即使身体不适应,钱维胜还是决定留下试试。“我是一个不喜欢回头的人,既然选择了就要干下去,有那么多西藏工作的内地人,大家都好好的。”扛过了最初的严重高反,钱维胜终于适应了高原的缺氧和低气压,但每天中午,仍然要靠吸15分钟的氧气,来缓解缺氧症状。

  初到拉萨江苏实验中学,钱维胜负责教授初一年级语文课。但由于日常交流用藏语,孩子们的语文基础很薄弱,“对他们来说,语文和英语是一样的,是另一种语言。”

  半个学期下来,期中考试时,钱维胜所教授的语文只考出了40多分的平均分(总分100分),“连一半分数都考不到,很多孩子的作文就空着,或者写几句话。”

  这个成绩让有着20年教龄的钱维胜开始不断反思,“我开始意识到不能用江苏的教学模式去教西藏的孩子,有些学生连上课需要做笔记都不知道,底子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为了了解西藏孩子的学习方式,钱维胜常常去当地教师的班里“蹭课”,回来再自己琢磨。“当地老师讲课速度都很慢,虽然一节课讲得内容不多,但孩子们接受度很高。”

  几次“蹭课”下来,钱维胜总结出了教学思路:课堂节奏慢一点,知识容量小一点,互动活动多一点。琢磨到方法后,钱维胜又请当地的老师过来听他上课,“帮我磨一磨,看看哪里还能再改进”。

  这种对教学钻研的态度,让当地老师很是惊讶,“他们觉得援藏教师是过来更新教育方式,提高当地提高教学水平的,但没想到还会向他们学习。”但在钱维胜看来,教育方法没有对错,“适合西藏孩子的教育方法,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。”

  在课堂上,钱维胜的速度慢了下来,每当孩子回答问题时,他就会通过不停的疑问、追问、反问来引导学生思考。“我要帮孩子们打开思维,知道他的思维卡在了哪里,然后帮他突破,等打开到不能再打开的时候,就让全班孩子一起交流。”

  在钱维胜的课堂上,孩子们常常和他“没大没小”的互相探讨,课堂变成了学生、师生的辩论场。“在课堂上他们是自由,和老师是平等的,慢慢就对语文产生了兴趣。”

  2017年中考时,钱维胜所在的拉萨江苏实验中学语文成绩名列全市第二,而钱维胜带的班级,语文成绩全校第一,从最初的平均分40多分上升到了86.5分。

  “我们学校的总平均分是拉萨地区第一名,当地老百姓都对江苏教育竖起了大拇指。”钱维胜说,在西藏地区,成绩优秀的学生会被选拔到内地就读西藏班,而他们学校85%的学生都考到了内地西藏班。

钱维胜一边吸着氧气一边备课。受访者供图

钱维胜一边吸着氧气一边备课。受访者供图

孩子们的“钱爸爸”

  按照援藏计划,第一批援藏教师只需支教一年,但钱维胜一年期满后,却没有再离开。

  “说实在的,这边自然环境缺氧、低气压、空气干燥,心理上离家太远、孤独、寂寞……这些都是一种痛苦,但和孩子们在一起时的那种快乐,是别人体会不到的。”

  课余时间,钱维胜常常会跑到班里,“不检查作业,也不是上课,就是和孩子们玩,陪他们玩玩游戏、聊聊天。”一段时间下来,孩子们还给钱维胜起了一个亲切的藏族名字。平时同学之间闹矛盾了,或者心情不好,孩子们都会第一时间去找钱维胜,“他们很信任我,我感觉自己既是老师,又是他们的家长。”

  援藏即将满一年时,钱维胜曾被学校组织外出参加阅卷活动,没来得及和学生说一声的他,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。“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,像往常一样拿着书去上课,孩子们离老远看到我,就兴奋、激动地跑了过来,好几十个孩子全部围在我身边,七嘴八舌的。有孩子说‘钱老师你去哪儿了?’那种讲话的语气是特别着急的。还有孩子说‘钱爸爸,我们都以为你回江苏了。’还有孩子叫我‘爸啦(藏语对爸爸的称呼),我怕再也看不到你了’……”

  这些孩子七嘴八舌的话,让钱维胜第一次感受到了孩子们对他的依赖。“当时小孩子们这样叫我钱爸爸和爸啦,我还怎么能说再离开呢,我就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”于是,钱维胜继续申请参加援藏第二批、第三批……“我想至少要把这群孩子带到中考,我才能放心。”

  把孩子们送到了高中,钱维胜选择了继续留下。如今,援藏的教师来了走,走了又来,钱维胜的支教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,尽管每天都要靠吸氧、服用复方丹参滴丸来缓解身体的不适,钱维胜仍然没想过要离开西藏。

  而和钱维胜一样坚守在拉萨的援藏教师,也有很多。拉萨江苏实验中学副校长徐孙玮告诉澎湃新闻,第一批援藏的53名教师中,有12名教师都申请了继续留任,一直工作到现在。“他们对学校、学生都有了感情,就不想再离开。”

  对于这些援藏教师,徐孙玮既感动又心疼,“虽然援藏老师们都习惯了高原环境,但身体不适是一直都有的,像现在开始进入冬天了,氧气含量越来越低,老师们每天都要靠吸氧来维持工作,而皮肤干燥、流鼻血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。”

  此外,高原地区的特殊气候,也导致援藏教师们的内部器官产生了变化,徐孙玮说:“包括心脏肥大、肺部肥大等,这些都是不可逆转的,还有老师的心脏出现了二尖瓣闭合不好、三尖瓣回流的情况,而高原性高血压、高原性痛风这些都有。”他告诉澎湃新闻,即使有的教师待得时间比较长,但对身体的挑战依然是时刻存在的。

  尽管如此,一般不是特别严重,没有援藏教师申请返回内地。“我们虽然不限制援藏时间,但还是建议援藏教师们不要超过四年。可有的老师在这里待得时间长了,对西藏有感情了,只要援藏教师的身体允许,我们也是允许的。”

  徐孙玮介绍道,援藏教师的到来,给西藏地区的教学质量带来了巨大的改变,“这边的基础教育还是比较薄弱的,尤其是和内地的教育相比,而援藏老师的到来,带来了教育教学理念的更新、教学方法的改进、课堂教学模式的改革等。”今年中考,拉萨江苏实验中学的总均分再次蝉联拉萨市第一名,居西藏自治区之首。

一键分享:
没有相关新闻